傳承上師傳記

敏卓林.祖古貝南仁波切前世今生簡介


第三世祖古貝南仁波切 尊者略傳


第三世的貝南仁波切 尊者自年幼起,即被認定為措普寺的大成就者「曲央仁卓」的轉世。他不僅是敏卓林傳承血脈持有者之一,也是魯莫繞寺的住持。同時尊者也是古代天竺大成就者「薩拉哈」和藏地著名瑜伽行者詩人「密勒日巴」的上師‧瑪爾巴大師的化現。


貝南仁波切 尊者亦是第十一世敏林赤欽法王的叔叔,尊聖的法王曾有一詩偈:「天竺薩拉哈尊者,藏地瑪爾巴大譯師。修持示顯瘋智相,貝瑪南嘉成就師。」即是形容這一位修行不凡的上師。


在文化大革命的期間,貝南仁波切 尊者並沒有受到太多的牢獄之苦。因為當時中國政府相關部門不知如何去對待這麼一個「瘋智之人」。事實上,當時的貝南仁波切在整個新龍地區,是唯一秘密給予當地老百姓佛法加持的尊貴上師。


身為一位真正的大成就者,貝南仁波切 尊者並沒有被世俗的環境所影響。當貝南仁波切圓寂時,其法體慢慢縮小至如嬰兒般,其示現就如同他的祖父代頓•繞日多吉一樣,其修行成就已達「虹化之身」的境界。時至今日,普羅大眾仍能於魯莫繞寺內瞻仰到貝南仁波切 尊者形同嬰兒般大小之不可思議的法體。


尊貴的 第四世祖古貝南仁波切簡介


尊貴的 祖古貝南仁波切誕生於西元1985年,其父親是嘉日洛珠仁波切。他不但是代頓•繞日多吉家族的後裔,同時也是「蔣貝德維尼瑪」的轉世化身‧蔣貝德維尼瑪是十九世紀寧瑪派大師全知的 米龐仁波切主要弟子之一。仁波切的母親達娃曲吉拉,她來自西藏西部地區,其家族與西藏佛教有著極深的淵源。


當達娃曲吉拉身懷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前幾個月時,尊聖的 第十一世敏林赤欽法王即告訴她:這個尚未出世的孩子應取名為「札西多傑」。同時前一世的貝南仁波切 尊者的妹妹,亦是尊聖的 敏林赤欽法王的姑姑「傑尊德千旺姆拉」預言,達娃曲吉身懷的這個孩子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男孩。她並贈給這位尚未出生的孩子一條絳紅色的披肩,並言:「這是送給貝瑪南嘉(祖古貝南仁波切)的」。顯而易見,也從尊聖的 敏林赤欽法王和傑尊德千旺姆拉的洞察之中預言了尊貴的 祖古貝南仁波切即將轉世。


尊聖的 第十一世敏林赤欽法王於1997年正式認證札西多傑為尊貴的 祖古貝南仁波切轉世,並賜予札西多傑「吉美貢桑南嘉」之名號,前世的貝南仁波切 尊者乃是尊聖的 第十一世敏林赤欽法王的叔叔。


1998年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決定前往印度的鄔金敏卓林寺研習佛法要義,而當時仁波切的家人已移民至美國。貝南仁波切在印度達蘭薩拉拜見達賴喇嘛 尊者時,由於這位年輕的仁波切決定回到印度敏卓林寺廟學習,達賴喇嘛 尊者對他讚美有加。在達蘭薩拉期間,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分別在乃瓊寺和齊美嘎察林寺接受了坐床儀式。乃瓊寺是乃瓊護法的寺院,而齊美嘎察林寺的住持尊貴的 賈傑康楚仁波切和魯莫繞寺有著密切的淵源。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亦在達賴喇嘛 尊者座前,接受了『時輪金剛』和第五世達賴喇嘛所著的『淨觀密封』等等法教灌頂。


當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首次到達前世主寺「鄔金敏卓林寺」時,寺院的僧眾在住持尊貴的 闊千仁波切帶領之下,為仁波切舉行了盛大莊嚴的歡迎儀式。尊聖的 第十一世敏林赤欽法王和寧瑪多傑札傳承的尊貴的 達隆則珠法王,兩位大師同時為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主持了正式的陞座儀式。並由尊聖的 敏林赤欽法王賜其法名為「薩松赤列恭恰」,意即「事業功德普照三界」。


在印度敏卓林寺,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依止諸善知識,有系統地學習和掌握了敏卓林傳承的念誦、儀軌、儀式等、並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佛教重要經典的學習。


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在尊貴的 楚西法王「阿旺•卻吉洛珠」的座前接受了比丘戒。所依止的是西元八世紀時,由印度著名的那爛陀大學的住持寂護大師所傳入西藏的中觀派傳統。仁波切也先後接受了『秘訣寶藏』『舊譯經典』『心髓四部』等寧瑪派經典傳承的教授,同時也得到了伏藏大師‧德達林巴的伏藏經典灌頂和不共口訣。當時仁波切每年都定期前往位於尼泊爾境內,珠穆朗瑪峰地區的吐丹曲林寺進行閉關修行。在尊貴的 楚西法王親自引導之下,仁波切圓滿了閉關修行。在他還更年少時,就已經圓滿了敏卓林法脈傳承的金剛薩埵和觀世音的閉關。


在尊貴的 達隆則珠法王座前,貝南仁波切領受了西藏佛教寧瑪派的經典與伏藏教法。包括了『七寶藏』『十七續部』『三安息』『三類自解脫』『普賢上師言教』和『殊勝伏藏寶藏』等。


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也曾前往尼泊爾境內偏遠的努日地區,在尊貴的 洛本晉美大師處領受了寧瑪派眾大師所著作的口傳和灌頂。尊貴的 洛本晉美大師其口傳和灌頂,領受於尊貴的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(1813-1899)和尊貴的 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(1820-1892)的傳承。


尊貴的 貝南仁波切在完成了所有相關佛法的學習和禪修後,目前他是印度鄔金敏卓林寺裡的重要上師。貝南仁波切憑藉著他遠大的理想抱負和無比的熱情,正擔負著弘揚敏卓林珍貴教法傳承之重任。